体育投注平台 体育投注 国家队排名 足球投注 俱乐部排名 教练排名 球员身价排名
体育投注平台 >> 新闻 >> 格列兹曼:我曾希望加盟阿森纳,但最终却被它所伤

格列兹曼:我曾希望加盟阿森纳,但最终却被它所伤

虎扑足球5月18日讯 马竞前锋格列兹曼将在本周四出版自传《笑容背后》。在这本自传中,他详细描写和回忆了自己在场内场外的点点滴滴:

他曾在担任球童时意外得到过齐达内的球裤;他有宗教信仰,并喜欢观察其他人祷告的样子;

他不停地为欧洲杯决赛的失利道歉,并承诺下一个四年带领法国队重新登上欧洲之巅;他也谈到了曾经一度有望加盟的阿森纳,“不过我现在已经忘了它(阿森纳)。因为它曾经伤害过我。”

谈齐达内的球裤

在我还小时,有一次皇马来访皇家社会。我当时做起了球童。当时我看到了好多球星阿,齐达内、罗纳尔多、劳尔、贝克汉姆、罗伯特-卡洛斯...

我当时都没顾得上看我自己的球队(皇家社会)热身,我跑去看我的偶像贝克汉姆所在的球队,那时真的很兴奋。

那场比赛一结束,我就跑去球场内找齐达内要球衣,我特想得到他的亲笔签名。但他在之前已经和其他球员交换过球衣了,我顿时有点失望,失望之情都写在脸上了。

齐达内看了看我,他看出了我的失望。于是他跟我说:“你跟我来!”我就跟着他往球场中间走去,我还以为他是想和我合个影什么的,结果他递给了我他贴身穿着的球裤!真是难以置信!

谈宗教信仰

18岁时,我第一次有了纹身。纹身上写的是:让生活变为梦想,让梦想照进现实。这个纹身是和圣母玛利亚的图案连在一起的,我妈妈此前经常提及她。

我妈妈是一名虔诚的教徒,她对宗教方面的事情非常上心。所以受她的影响,我从很小开始也有了宗教信仰。直到现在,我都依然会准时去教堂点蜡烛。我觉得更衣室就是一个各种信仰交织的,充满博爱的圣地。

在法国国家队,我是住单间的。我的房间里放着我的Xbox。有时我要找博格巴的时候,我去到他房间敲门,如果没回应,那他肯定是在做祷告。这时我会知趣地离开,好让他静下心来做祷告。

我喜欢观察博格巴的宗教行为。我的祷告方式和他的不太一样,这让我觉得很有趣。我尊重每个人的宗教信仰。现在,如果有穆斯林的朋友来我家做客,我会耐心地选择合适的肉菜。

从不断接触和学习到的信仰中,我不断有新的感悟。可以说我获益良多。

谈恐袭夜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的姐姐

我的姐姐莫德一直痴迷音乐。恐袭当天,她去音乐厅听音乐会去了。但她具体在哪个位置我是不知道的。后来我打电话给我妈妈,她当时正在球场看台上和我爸爸在一起。我问:“莫德现在在哪?”

“不知道在一场谁的音乐会上,但绝不会是在巴塔克兰剧院。”我妈妈很明确地这样告诉我。

但我依然坚持要弄清楚她在哪。我说:“告诉我她去听的那个乐队的名字。”

“好像是个摇滚乐队。”我妈妈回答道。

我后来告诉我妈妈,我知道那个乐队,她此刻肯定就在巴塔克兰剧院。乐队的名字叫做死亡金属之鹰。

接着我就试着联系我姐姐莫德,但她却一直没有回复我。之后我快速地去冲了凉,然后和爸妈在大厅里见了面。他们告诉我,姐姐确实是在巴塔克兰剧院,她当时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去听音乐会。

我和爸爸妈妈当时都很害怕,因为不能确定莫德是否安全。

我不停地给她打电话,最后她终于接了,声音很低,说了几句话后电话又断了。之后就又打不通了。

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,她打电话给我妈妈,说她已基本平安,她和几个幸存者一同躲进了一家餐馆,而警察此后恢复了街道上的秩序。

我们都舒了一口气。一直以来我都觉得,这种意外事件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。但这次事件之后我才体会到,其实任何事情都有可能降临在自己或自己家人身上。我们必须重建被摧毁的一切。

谈欧洲杯决赛后的道歉

我得道歉,我觉得我必须这么做。欧洲杯决赛结束的那一刹那很痛苦,直到现在我和队友们都还会想起它。我当时获得了赛事的金靴,就在我走上台领奖的时候,我碰见了主教练德尚。

“我非常抱歉,我没能在决赛中进球。但我真的尽全力了。我要向球迷和教练道歉。”我非常痛苦。

“你没必要沮丧,也无需道歉。你踢得很棒,你踢了一届非常棒的赛事。没你想象地那么严重,别再自责了。”德尚说。

此后我就没再去看那场决赛。如果说2014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输给德国后我留下了年轻的眼泪的话,那么这一次我很坚定,我要勇敢地面对失败。

欧冠赛场上,当C罗和队友们高举大耳朵杯疯狂庆祝时,我没去看这个画面。但当他和葡萄牙队友一道高举德劳内杯时,我看了这个画面。我想,下一个四年,我一定要带领法国队完成捧杯的壮举。

谈当年为什么不签约阿森纳

2013赛季结束时,我代表皇家社会出场34次,打进了10球。当时有一个俱乐部来接触我,就是阿森纳。我当时觉得还有可能会签约阿森纳,所以其他接触我的俱乐部,我基本上都推掉了。

能够有机会加入温格打造的豪门阿森纳,这的确非常非常吸引人。我一直等啊等,等啊等...就在转会窗关闭的几个小时前,有人告诉我,阿森纳应该是没戏了,因为他们从来就没对你进行过正式报价。

我其实挺讨厌这样的行为:一开始许诺你一些事情,但之后又没下文了,没再坚持下去了。

所以最近埃里克-奥拉兹(格列兹曼的个人顾问)在咨询我是否对加盟阿森纳有兴趣时,我这样回答:忘了这家俱乐部吧。它曾经伤害过我。

05-18 20:50 发布
喜欢,就说几句...